离提交盲审还有五天啦

  昨天刚刚进行完预答辩,因为答辩组专家对我的论文没有太多意见,所以放心了不少。所有毕业生的论文都要提交专家评审才能毕业,所以要在29号前把论文提交盲审。
  交完盲审之后就可以做点自己的事情了。在这之前我还不是一个自由人,因为我的毕业权掌握在导师手里,如果我提交盲审系统之后她拒绝审核,那我就毕不了业了,所以在这之前对一切老师的要求都要应允,而且态度要好,像条狗一样。就像昨天我刚答辩完就接到老师的电话,要求就我的研究内容申请专利,为了避免论文发表后失去创新性,时间点呢,自然在29日之前。但我还是要对毕业论文进行修改的。
  我不知道这两年做狗的经历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经常会嬉皮笑脸地对身边的人自嘲说“做宋老师的学生也挺好的,我现在装孙子贼溜”,我意识不到这样做的动机,但有人对我说你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在用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伪装罢了。通常情况下,我拒绝执行别人直接的或者带有暗示意味的我认为脱离我自身现实的意见,而且短时间内就会忘记。这一切都有例外————如果是我在乎的人对我说的话,即便我在当时不认可,也会记住并经常拿出来思考。曾经有一个人,在我以上述方式进行自嘲后对我说“其实倒也不必承受这些”,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开玩笑,我这么强,没有什么可以击垮我好吗”。但是过了半年多之后,我越发珍惜她说的这句话。我其实不用装作很强的样子,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不必要的压力和屈辱。或许 what didn't kill me won't make me stronger. Everyone is vulnerable, me too.非常感谢这句话,让我对自己也有所妥协。啊!我好期待有一天可以远离现在的生活,像一个自由人一样呼吸。

我要用这个博客干什么呢

朋友给我这个blog那天我非常兴奋,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甚至在想要不要学点编程,确实很有意思的,不会编程感觉在blog上啥也干不成。但是试验太满,毕业太远,导师不耐烦地催促着,连写blog的时间都没。
微信截图_20211118203750.png
最近都没有时间探索我的博客了,但又不能浪费这么好的资源。今天有心情就偷闲看看这玩意儿咋玩,又没啥好分享的内容,发点最近拍的东西吧。
4bcdb385bc69f57f2aa615bff7bff71.jpg
14db6d202724158a693bbe4af6ad7e0.jpg